《民族文学》还将推出广西作家作品专号,一、在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的研究中

 宗教文化     |      2020-01-11 05:25

陆地,这位广西现当代文学奠基人的名字,最近又被反复提起,成为传播的热点。

*
*

5月28日至29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广西作协和天峨县委县政府联合主办的“全国多民族著名作家天峨行”文化自信研讨会暨《民族文学》天峨创作基地授牌仪式在广西天峨县举行。《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广西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东西,以及凡一平、潘红日、李约热、黄佩华、张柱林等作家、评论家相聚美丽的红水河畔,围绕文化自信的主题,共议少数民族文化创新发展。

由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和《文艺争鸣》杂志社共同主办的“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日前在北京隆重召开。

这是因为不久前,地处南国边陲崇左市的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成立陆地文学馆并举行了揭牌仪式。

近年来,青年作家的创作越来越引起文学界的关注,青年作家群体在各个文学领域、文学门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的创作带着独有的蓬勃朝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共同体现出有目共睹的成长,使文学创作与批评展现出新的态势。

图片 1

与会者认为,这次活动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的生动实践,也是繁荣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推进多民族文化创新发展的有力举措。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广西文学在中国文坛异军突起,广西的少数民族作家成为广西文坛的生力军。《民族文学》创作基地落地天峨,一方面可以吸引国内外更多的作家到当地,接触独特的广西民族文化,激发创作灵感;另一方面,也能够促进外地作家与当地作家的交流互动,从而提高创作水平。

文学史:建构、评价与反思。杨匡汉(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指出: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中应当有一种整体思维,这种整体思维表现在:一、在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的研究中,不能把前三十 年和后三十年绝对地、截然地分割开来;二、应当确立一个“大中国”文学的理念,它应当包含如下几个方面:一体多元、五族共和、两岸三地、和而不同、母语(汉语)思维。三、在对作品的考量中要注意完整性,评价作品的时候,不要进行简单的诸如姓“资”姓“社”的判断,而是应该加入艺术哲学和价值论的判断;在文学的地域分布上,不能只看中心,不顾边缘。四、创作、批评、翻译、传播的四路纵队并进互动,对翻译和传播也应给予足够的重视。陈晓明(北京大学)提出:六十年文学应当理解为中国人民在建构民族国家过程中的一种激进的现代性的诉求。这种中国的现代性经验是非常独特的,它与西方现代性之间构成一种强大的张力,在文化上有其自身的依据和期待。其意义正是在于:在西方体系之外,创建了独特的、属于中国自己的、现代性的文学。毕光明(海南师范大学)指出:许多当代文学问题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不仅因为其形成可以追溯到更早的“现代文学”当中,也因为其演变和发展与中国知识阶层在西方现代化的压力下,寻求救国之路的选择联系在一起。张学军(山东大学)认为,新中国文学是一个意识形态不断淡化与世俗色彩不断强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阶级意识、英雄意识、政治意识、文化意识和生存意识逐渐成为不同阶段的突出特征。王光明(首都师范大学)认为,80年代以来的中国文学重建了文学与社会的关系,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主流文学的“拨乱反正”使得现实主义和人道主义重新获得生命;“边缘文学”成长壮大,对主流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文学功能与想象方式产生了转变。李怡(北京师范大学)提出,最近二三十年来,现当代文学的研究越来越学科化。强调知识的社会学视野的发展趋势固然是非常有意义的,但同时这里面也包含许多应该引起我们警惕的东西,诸如文学问题的讨论中出现了某些空洞化、空虚化的趋势,并且存在很多伪问题。

作为广西文坛的旗帜性人物,陆地一生创作颇丰,尤其是创作的壮族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1960年出版后引发全国反响。著名学者李鸿然在《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论》专章评论道:“在国家文学坐标上,其地位和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青年作家评论家不断成长成熟

“东西作品国际研讨会”在广西南宁举行

大家谈到,《民族文学》杂志秉持繁荣少数民族文学、凝聚少数民族新人、促进民族团结的办刊宗旨,推出了大量的优秀作品。相当一批少数民族文学作家都从这里起步。近些年来,广西各民族作家通过《民族文学》这个窗口和渠道“走出去”,向中国文坛、世界文学展示生气勃勃的创作实力。在未来的创作中,大家应把对民族生活的体验,融入到中国社会的变迁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背景下去思考,在当今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中汲取营养,在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中担起民族责任。

文学现状与文本研究。白烨(中国社会科学院)提出:在最近三十年里,当代文坛已经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以文学期刊为阵地的传统性文坛(或者就叫主流文坛)、以市场运作为手段的市场性文学(或者叫大众文学)与以网络传媒为平台的新媒体文学已经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与此相应的,文学批评领域也出现了“三分天下”。体系分裂和共识破裂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三分”的圈子之间应当相互交流和了解,以期实现良性互动。邵燕君(北京大学)从“文学生产机制”着眼,当前“新旧分制”的格局已经形成并且不可逆转,传统机制面临着老龄化、圈子化、边缘化的趋势。而“80后”、“90后”、网络、博客等文学力量的繁荣已经成为事实,因此,如何评价这些作家和现象成为了必须面对的课题。程光炜(中国人民大学)则指出了当代文学创作中的现代化创痛不见了,文学创作有一种“脱离历史”、脱离现实生活的倾向。张光芒(南京大学)指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作家背叛了生活,在文学作品中呈现的自由乃是一种“伪自由”,是自由的假象。汪守德(总政治部宣传部)认为当前军事题材文学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对战争残酷性的描写、对丰富而独特的战争生活、对战争中个体命运真切关注、对民族精神性的深刻解剖、对战争问题的思想视野等诸多方面拓展不够。吴翔宇(浙江师范大学)认为新移民小说很好地书写了由空间迁移造成的主体文化身份及存在境域的独特意蕴,深入挖掘了时空形式背后的“存在”的文化内涵。

文学馆的基础是有价值的文学史料。对于创建陆地文学馆而言,抢救散落各地的陆地珍贵资料,是当下最紧迫的任务。记者了解到,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文学研究学术团队为此不懈努力,他们通过电话联系,上门走访陆地亲属及其生前好友等动员捐赠,目前已收集到《瀑布》手稿、陆地各种获奖证书、陆地墨宝及各版本的陆地作品及研究等各种珍贵资料近千件。

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不同代际青年作家的文学创作也表现出稳健的成长势头。评论家白烨认为,青年作家的成长与进步体现在他们持之以恒的文学追求和不断更新的文学创作中。“70后”作家在对现实题材的执著书写中,更加注重典型环境的描绘、典型人物的塑造,作品由此变得更加好看,也负载了更为丰厚的内容,体现出作家对于个人化写作的刷新与超越。“80后”作家在依然不失青春气息的故事里将自己和父辈相联系,把现在与过去相对接,视野和胸怀都更为广阔,显示出这一代作家逐渐走向成熟。“90后”作家活跃于小说、散文、诗歌等各个领域,写出了一些有影响的作品,表现出起点高、素质好、潜力大的鲜明特点。另外,在网络文学领域,青年作家也成为网络文学类型化的主导,并成为不同类型写作的领军人物。在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评选中,石一枫、马金莲、纪红建、李娟、刘大先等青年作家评论家获奖,表明青年作家评论家已成为当下文学创作与评论的重要生力军。

*
*

活动期间,作家们深入龙滩水电站等地进行采访创作。据悉,今年下半年,《民族文学》还将推出广西作家作品专号,并举办相关研讨会。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教授罗瑞宁说:“创建陆地文学馆,尤其是陆地资料征集,我们得到陆地亲属以及属下的帮助。陆地亲属陈南南把包括《瀑布》手稿在内陆地先生生前上百件珍贵的资料无偿赠送我们;陆地的学生和属下——潘荣才、凌渡两位先生是广西著名作家,潘荣才写有《陆地传》。我们曾经登门造访两位先生,他们均表态‘有生之年,假如能看到陆地文学馆真正落户陆地故里高校——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校园内,将是广西文学文化的大幸,今生可以无憾矣!’两位先生将他们自己珍藏的全部有关陆地资料都捐给了我们。”

评论家谢有顺认为,相较于前几代作家,现在的青年作家评论家大多接受了完整的学院教育,写作资源丰富,且具全球视野,这使得他们的艺术表达方式更为多样,同时也显示出强劲的成长势头。评论家何言宏谈到,青年作家的成长体现在创作形态的丰富上。比如在小说领域,既有作家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也有作家使用“科幻”、“玄幻”、“穿越”等形式;在诗歌创作中,有些青年诗人追求智性、玄学的学院气质,着重磨砺诗学技艺,有些则着重于表达对人生、社会的精神体验与深切思考,诗风更加质实、明朗。在文学研究和批评领域,评论家孟繁华注意到,青年批评家大多受过专业训练,多具有高学历,这样的学术背景使他们的文学批评具有较高的辨识度。这些青年批评家对文学怀有极大的热情和热爱,对当下文学现场的介入程度也逐渐超过了“50后”、“60后”批评家。特别是在面对与文学现实相关的理论命题时,他们都能积极关注、热情参与。

“我把东西的三部长篇小说《耳光响亮》《后悔录》《篡改的命》称之为‘命运三部曲’。每部作品相隔十年,真正是十年磨一剑。”在6月18日广西南宁举行的“东西作品国际研讨会”上,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容本镇对作家东西“凝神静气、安之若素”潜心创作的心态给予充分肯定。

5月30日至6月1日,大化县委县政府联合《民族文学》杂志社、广西作协邀请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诗词楹联家走进大化采访创作,体验当地民风民俗的魅力,见证当地翻天覆地的变化。作家们从红水河大化水电站上游开始参观,体会当地辉煌的水电工业风采,还到大化县易地扶贫搬迁生态民族新城,全面了解大化县在城乡建设和精准脱贫攻坚工作中所取得的成就。采访期间,作家们对独具特色的瑶族民居建筑、民族服饰和传统手工技艺惊叹不已,大化县对瑶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工作,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家们纷纷表示,通过走进生活深处,深切感受到改革开放以来民族地区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希望用手中的笔,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方美丽水土,促进大化经济、文化和生态文明等各方面建设的更快发展。